聲療的歷史

以下內容經 Don Conreaux 的銅鑼培訓學員 Marion Kraus 之許可轉載

 

聲療的藝術與科學自古有之,但有一位偉大的數學家比其他人走得更遠。

畢達哥拉斯(Pythagoras)被尊稱為“數學之父”、“幾何學之父”及“音樂之父”。他發現了音程,并提出利用聲波與諧振頻率治療,開創了將音樂入藥之先河。他將諧波原理應用於一切領域,包括音樂、美術、建築、政府運作、家庭建設、社交友誼及個人發展等,所以亦被稱為“和諧波之父”。 他也是“哲學之父”,而事實上,他是第一位創造“哲學”這個詞的人。他的“黃金詩句“以及当今世界普遍應用的“黃金分割點”都證明了他是一位旷世奇才。

畢達哥拉斯和與他同時代的佛陀(正如E.M.康福德所講)一樣,都是“史書上罕有記載的聖人,因為他們已被美化為傳說。”我們只能從歷代學者的研究所得知道他出生於公元前569年左右的薩摩斯島。

畢達哥拉斯的名字令人將他與皮提亞阿波羅(Pythian Apollo)聯繫在一起;亞里斯提布(Aristippus)曾這樣詮釋他的名字:“他所說的(希臘文發音“達哥”)真理與皮提亞(希臘文發音“畢”)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在伊安布利科斯(Iamblichus)的故事中,皮提亞預言他的母親將誕下一個相貌出眾、智慧超凡、會為全人類帶來福祉的男嬰。在年幼的時候,畢達哥拉斯已表現出常人無與倫比的“學習天賦”。他的父親墨涅撒爾庫斯(一位來自提爾斯的富商)為他安排了最好的教育,使他能夠師從當時最優秀的學者,并且迅速地超越了他們的造詣,讓這個天資聰慧的人成為歷史上最偉大的跨學科巨匠之一。

他對天文學領域作出了巨大的貢獻。畢達哥拉斯是第一位主張地球是球形的西方人,他通過細緻地觀察月食期間地球在月亮上投影的彎曲形狀斷言地球本身是個球體。直到哥白尼時代之前(兩千年後),他的許多理論在當時的西方世界頗具爭議。畢達哥拉斯提出晝夜更替是地球自轉的結果,他認為月亮有“光”是因為它反射了來自太陽的光。此外,他深知日食與月食的原理,他是最先將地球從嚴寒的極地到酷暑的赤道分為五個氣候帶的人,他認為季節變化是由於地球的自轉軸傾斜於它繞太陽公轉的軌道面,而且最先是他指出清晨與夜晚天空中分別出現的兩顆明亮的星其實是同一顆星 — 金星。

宇宙萬物遵循其中的規律,甚至連聲音也體現出數字和比例的功能,而建築的每個元素都是通過數學計算的產物。賴斯卡朋特(Rhys Carpenter)曾講過,多立克柱式(Doric order)源自於2:1這個比率,在希臘化時代,一根普通的多立克柱都能敲打出和諧的韻律。“

他喜歡發明能夠表現整個知識領域的單詞與圖象。例如:他是最先使用 “宇宙(Cosmos)” 這個概念的人,而這個詞不單只表示全宇宙,而且還指和諧與秩序的確切法則。上文提到他發明了 “哲學”一詞,這個詞字面上的意思是“愛智慧”,指的是對知識、現實與存在的基本性質的研究(包括所有意識形態、理論、概念、學說、原理、信條、觀點及學派思想)。

他是愛色尼運動的主要創始人。值得注意的是,愛色尼在基督時代被稱為“猶太人的畢達哥拉斯學派”(五百年後)。這個神秘的學派在成立之初就招收了数千名門徒,嚴格的准入標準使這個學派成為培養天才的團體。學派的宗旨是:將全人類帶入神聖的和諧社會。

他研究過克裡特島和斯巴達的法律制度,從中掌握了法律與政府的建立基礎。在畢達哥拉斯的後半生中,該地區的參議院不斷邀請他擔任顧問,所以他給整個地區帶來了政治上及統治上的巨大影響。 

畢達哥拉斯主張的兩性平等在當時的文化環境中可謂前所未有。他是首個鼓勵婦女進入所有機構的最高層(政府、宗教和科學)的人。

他理清了邏輯、分析、感知與智力之間的區別。在飲食方面,他完全放棄酒肉,轉而提倡易於消化的簡單食物。他發現人體猶如一個個臨時載體,如果照料得當(通過均衡飲食、齋戒、鍛煉及沉思)就能夠令這些個體實現超越,體現出自身的神聖本質。



畢達哥拉斯的旅行與教育

畢達哥拉斯是第一位進入神秘的埃及神庙(花費了23年時間),也是第一位精通流利的埃及語言和象形文字的“局外人”。他精通數學、醫學、天文學與建築等各門學科。同時也是首位獲准參加“靈魂進化”等神秘儀式。

進入埃及神廟探秘之前以及之後的時間里,他接觸過各種博大精深的文化,深受奧菲斯作品的影響,愛奧尼亞的哲學學派。他曾師從希伯來聖人摩西的祭司,有幸一睹比布魯斯和提爾的神秘面紗,了解巴力和阿斯塔納的權力狀況,一窺邪教Morgos之真面目,還拜訪了薩莫色雷斯島、因巴拉斯、埃莱夫西斯、底比斯及德尔福(預言中他的出生地)等地的古希臘哲人。

他曾隱居卡梅尔山坡上的山洞里,附近有幽靜的小樹林和清澈的泉水,因此他可以堅持冥想而不受打擾。數百年來,這個地區是著名的哲人聖地、神秘朝聖地以及預言家以利亞和伊莱莎的所在地。

畢達哥拉斯一生中有很多想法和實踐,他不是一個旁觀者,而是一個將所有能夠引領他通往智慧與真理的知識融會貫通的學生。他能夠完全掌握當時的所有宗教儀式,並且追求所有觀點學說的和諧融合。

據史料記載,畢達哥拉斯在埃及神廟度過了23年的學習時間。起初,他師從尼羅河沿岸的祭司,一直到最後將底比斯的神廟發展成一個具有重要歷史地位的科技及宗教知識中心。

由於畢達哥拉斯是一個“外國人(希臘人)”,所以很多祭司曾對他要求苛刻,想讓他放棄。但是他仍然出色地完成了學業、齋戒以及侍奉神廟等任務,受到了前輩們的讚賞,至此成為首位被公認為宙斯之城(Diospolis)神廟祭司的希臘人。

畢達哥拉斯在埃及度過了23年的學者生涯之後,波斯國王入侵并攻佔了埃及。他們處死了法老,逮捕并將畢達哥拉斯作為囚犯押送至巴比倫。然而,波斯的賢者們(當時掌管波斯科學與宗教的使者)很快就意識到畢達哥拉斯的過人才智與驚人學識,他們讓畢達哥拉斯同他們交流價值非凡的新思想,讓他直接吸收迦爾底亞人 (著名的天文學家和占星家) 的智慧,讓他學習襖教徒(波斯學者)的知識,更將他引薦給全敘利亞最高地位的聖賢、博學長老與學者……就這樣,他在巴比倫一直吸收智慧精華并被逐步同化。

這個時期是波斯文化的重要時期。就在一個世紀之前,改革運動與瑣羅亞斯德提出的一神論對巴比倫的多神宗教及社會等級制度發起了衝擊。畢達哥拉斯參加了淨化儀式 (包括帕西人的聖液 — 致幻劑)以及阿胡拉馬茲達聖火的準備工作。正是在這個時期,他完善了自己在數學、天文、和諧學以及預測天體運行方面的能力。

12年後,波斯國王逝世,畢達哥拉斯離開了巴比倫。他回到故鄉薩摩斯島,在55歲的時候在克羅頓(如今屬於意大利)建立了自己的兄弟會。

 

畢達哥拉斯的音樂

透過音樂,畢達哥拉斯演繹了他所提出的“靈魂校準”。

音樂即數學

算術本身 = 數學
地理 = 空間數學
音樂/和聲 = 時間數學
天文學 = 空間與時間上的數學

畢達哥拉斯能夠辨別天體的和諧與共鳴,即“天籟之音”。他將各種諧波間隔作為一種藥物用於治療疾患身體、情感與靈魂。“他讓靈魂回歸自身的神聖本質”,透過音樂演繹了他所提出的“靈魂校準”。

畢達哥拉斯將他在數學上與諧波率相關的發現應用到音樂,製作了可調音的弦樂器,讓它們能夠始終能夠演奏出和諧音程。後來,畢達哥拉斯也計算出其他半音階和等音音階的順序(使用簡單的比率組成複雜的音程)。

畢達哥拉斯認為,音樂不是一種單純的娛樂形式,它也是一種“和諧”的表達形式,這種和諧為混沌與混亂帶來了黃金秩序。因此,音樂具有雙重價值,它合數學一樣,能夠幫助全人類看清事物的本質結構。

此外,他認為如果使用得當,音樂可以:
a) 使靈魂和諧
b) 淨化心靈
c) 治癒身體, 從而恢復及維持完美健康。

他最重要的發現之一是,和諧音程可以用數字比率表示,所有有跡可循的現象都遵循這套數字模式。據伊安布利科斯記載:“畢達哥拉斯曾講過,最重要的第一課是音樂……”,它能夠積極影響人類的行為與態度,從而使靈魂還原至最原始的和諧。所以,畢達哥拉斯通過計算設計了抑制并治療身體及靈魂疾病的(音樂)藥物。

“他為他的門徒調整的全音階、半音階和等音音階旋律,能夠輕鬆地將人內心的悲傷、暴怒、同情、嫉妒、恐懼、雜念、憤懣、欲望、驕傲、崩潰或痙攣轉變為激情與歡悅。只要遵循和諧美的準則,採用適當的旋律就可以轉化這些負面情緒,猶如靈丹妙藥。”

“夜晚,畢達哥拉斯在他的門徒睡覺之前,都會幫助他們釋放白天的煩惱、焦慮與煩躁,淨化他們的心智,讓他們平靜入睡,安然入夢。早上,當他們醒來時,畢達哥拉斯會利用特殊的和弦與轉調幫助他們消除夜晚積聚的沉重、昏睡和麻木狀態。”

“整個畢達哥拉斯學派都創作過美妙動聽的樂曲,他們稱之為改編曲(exartysis)、优雅曲(synarmoge)以及互動曲(apaphe)。這些樂曲有效地將人的精神回復至原本的積極狀態。單憑音樂,他們就成功地幫助人們療癒心靈創傷與某些疾病,而他們將此稱為”在現實中施魔法“。這可能就是後來人們普遍常用的一個英文單詞的來源,即 “enchantment”。

“畢達哥拉斯依靠無以名狀的靈性取得了這些成就,依靠天賦使自己的耳朵更敏銳,依靠智慧找到了隱藏在宇宙中的波瀾壯闊的樂章。他獨自一人捕捉到宇宙天體間的和諧與共鳴,找到了淨化一切靈魂的完美旋律。”

“這個和諧的旋律來源於音樂中不同的聲音、速度、振動以及特定音程之間的相互纏繞,最終達到沁入人心的極致。而音樂中的數字影響我們狀態(心理、精神、情感)的最直接、最確切的證據就是傳播音樂的媒介。”

畢達哥拉斯的哲學是一種“淨化“,它的目標是與神重聚。宇宙因其自身所包含并反映的秩序(整體性)、和諧與對稱而神聖。這些原理解釋了宇宙之所以神聖是因為它們都具有神性特徵,而且先天存在於人類靈魂之中。畢達哥拉斯的哲學認為靈魂是一種和諧,如果我們要想成為神一樣的存在,我們的靈魂必須先感知和諧的源頭。根據畢達哥拉斯的哲學,和諧與秩序就是這些數字的神聖原理。

畢達哥拉斯的哲學透過世界上的物理現象揭示真理。例如:畢達哥拉斯堅信只要通過對單弦琴的實驗研究,任何人都可以感受到潛藏在宇宙中和諧的神聖原理。事實上,畢達哥拉斯的哲學已成功使用特定形式的音樂安撫過人們的精神世界,使躁動不安的非理性情緒平靜下來。

對於柏拉圖等畢達哥拉斯派哲學家來說,數學研究是為解析神聖原理而準備的。根據伊安布利科斯記載:“通過音樂、飲食與鍛煉,早期的畢達哥拉斯派哲學家已成功培養并維持他們身體、精神和靈魂的自然和諧。”

大衛費德勒講過:“畢達哥拉斯發現的和諧比例……是存在於宇宙中的普遍原理,但如果沒有他對單弦琴的實驗研究,也許這個原理至今還不會被發現。”


畢達哥拉斯兄弟會

任何人在成為畢達哥拉斯的“兄弟“之前,都必須通過嚴格的審查與測試。根據畢達哥拉斯的標準,才智過人且悟性極高的修行者才有資格。

最開始,畢達哥拉斯會問及他們的父母與家庭狀況,從中觀察他們的談吐舉止。接著,他會問及他們的朋友、理想、休閒活動以及令他們開心或悲傷的事情,從中觀察他們的姿勢、手勢與動作(這些都能反映他們的精神特質)。最後,畢達哥拉斯對測試結果進行精心篩選,讓符合資格的候選人進入兄弟會,但在最初的3年內,他們的身份必須是“聽眾“。這意味著他們只能旁聽,不能直接和他見面或參與對話。

在這段時期,畢達哥拉斯仔細地觀察他們的性格與習慣,留意他們的思想與幹勁,包括受挫折或委屈時的反應。他測試他們是否迷戀物質與讚美,并對慷慨、沉穩和謙虛的人給予很高的評價。

調查完所有這些行為方式之後,他將研究的重心轉移至他們的記憶力和學習能力。為了鍛煉他們的長時間圖像記憶能力,他不允許任何人作書面記錄。隨後,他將各人的記憶效率進行評估。

三年後,不符合要求的成員將被要求離開兄弟會,留下來的人將晉升為準門徒。畢達哥拉斯認為,控制自己的表達慾望是最難的,所以他要求聽眾五年內嚴守靜默,而他們的所有財物要貢獻給兄弟會。

經過五年時間的靜默,獲得畢達哥拉斯認可的聽眾終於榮升為門徒。而門徒也分等級,最高等級被稱為“數學家”,這一部分門徒獲准在“秘修”課堂上與畢達哥拉斯見面。畢達哥拉斯每晚都會講課,每堂課都至少有600人參加。但是,如果有門徒經過了漫長的觀察期之後仍然不能適應門徒生活,一樣會被請出兄弟會,而兄弟會將補償相當於他之前的捐贈物價值的兩倍。同時,兄弟會會為其立碑賜尊,以昭天下。

 


畢達哥拉斯的政治觀

畢達哥拉斯學派屬於貴族階層(思想最先進及最純淨的一派),他們堅信最優秀的政府應當由最具資格的人管理,而不是基於財富、權利、聲譽(導致腐敗和濫用職權)或少數服從多數原則(導致平庸無能)。



畢達哥拉斯的數學

畢達哥拉斯在埃及神廟生活的23年當中所掌握的幾何學是現代的學生當中最如雷貫耳的科目。每年春天,尼羅河的洪水都會摧毀河谷一帶的建築,埃及人被迫重新丈量土地來耕作與收割,於是他們渴望完美的幾何知識(英語中幾何學一詞原意就是“丈量土地”)。畢達哥拉斯為這門學科作出了重要貢獻,他將幾何學進一步發展成為一門結合哲學原理的學科,并稱之為“探究(historia)”。“數是萬物的原型,而不是謀利的工具”是他最喜歡說的其中一句話。這句話意思是,學習幾何學的目的是將靈魂提升至更高的層次,而不僅僅是探索自然的奧秘。

畢達哥拉斯發現的黃金比例,不僅是西方建築與設計演變的理論基礎,也是倫理學與哲學的金科玉律。此外,畢達哥拉斯兄弟會也研究幾何學中的四列十全以求與神重聚。

 

畢達哥拉斯兄弟會遭暴力瓦解

畢達哥拉斯到達克羅頓時,引起某些社會階層的妒忌和猜疑。現實是殘酷的,腐敗勢力滲入政府,將畢達哥拉斯學派視為他們統治地位的威脅。有一個名叫 Kylon 的(含著金鑰匙出世的貴族二世)人是這股勢力的頭目,他曾多次嘗試進入畢達哥拉斯兄弟會但都遭拒絕。趁畢達哥拉斯不在克羅頓,Kylon 便發動一群同樣動機不純的人殘忍殺害了大多數畢達哥拉斯學派成員,并將倖存的成員驅逐出境。

畢達哥拉斯(近百歲)無奈藏身於繆斯神廟,受神聖法律的庇護,免受敵人侵害。他在神廟堅持冥想并決心絕食,最終在第40天餓死。

 

以上內容經 James Hopkins 博士同意轉載 / 畢達哥拉斯和諧療癒